位置:购彩娱乐平台 > 排行 >

前南方周末评论员创业曾被20家投资机构回绝方今项目估值3亿元盖

| 发布者:admin

  2015年冬天,40岁的卢丰在湖南长沙街边吃着便宜的湖南大碗菜。他一边吃饭,一边思索一个问题:云门App还能不能做下去?

  卢丰脑海里的云门App是一款智能开锁软件。只要用户在小区原有门禁旁加装一个硬件产品,通过手机里的云门App,就可与硬件蓝牙连接实现开门,不妨碍原有门禁系统和门禁卡的使用,软硬件安装使用全部免费。

  为了计划中的商业模式,他们还想过用内容来增加用户粘合度。他们在云门App里开通了社区动态、社区活动、社区拼车等板块功能。现在回过头来看,这套打法与WiFi万能钥匙很像,先做工具,再做内容,最后让“内容+”的商业模式生根发芽。

  卢丰的大本营在广东广州,2015年去长沙,主要是为了做线下推广,增加用户,谋求新的成长空间。因为,在去长沙之前,云门项目在广州遭遇了巨大的“袭击”。

  “我们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广州本土的几个大型房地产商,想要获得他们的支持,他们觉得很好,我们聊得也很好,有合作意向。”卢丰说,房地产商手里有巨额的房产资源,一旦撬开他们的大门,云门项目就可以迅速占领市场,验证商业模式。

  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当云门项目被房地产公司的产品经理推荐到房地产公司决策层时,卢丰心里的算盘就黄了。

  不过,房地产商决策层还是给了他们一条“生路”:做房地产公司的智能门锁供应商,且成为房地产公司的一部分。

  “这不是我们想做的”,卢丰说,他们想独立于房地产商,打造出自己的品牌。广州的房地产行业由几家国内顶级地产集团垄断,既然卢丰拒绝了他们,也就意味着,他们无法在广州拓展市场。

  于是,卢丰从广州带了十几个人的团队进驻长沙,想要与长沙当地的一些中小型房地产商合作。“他们没有这方面的技术和理念,我们能够帮他们搞定。”抱着这样的心态,卢丰准备在湘江之地撕开一块智能锁市场的口子。

  吃完饭后,卢丰回到在长沙租赁的公寓里,开始进一步思考云门项目到底行不行。他一个人在凌乱的房子里写写画画了许久。最后,他给远在广州大本营驻扎的合伙人李铁打电话,“我们趁还有团队,赶紧换一个项目”。

  李铁曾任《南方周末》首席评论员、《财经天下周刊》副主编,在微博上拥有百万粉丝,是一个老媒体人。2015年国内出现创业热潮,他在那股热潮下,从《财经天下周刊》离职创业的。他和卢丰是好友,他任云门项目创始人和CEO,卢丰任总经理。

  他们在电话里分析,他们从媒体行业跨到智能锁市场,是用自己的短板去和别人的长处抗衡,这个战术不对。最后,卢丰打道回府,找李铁商量新的对策和出路。这也意味着,云门项目彻底失败了。

  “到处都是红海,被逼急了,我甚至想到一个宗教项目,打造一个App,给佛家弟子和佛家信徒来一场‘互联网+’的朝拜革命。”卢丰说,只要你想拜佛,打开手机就可以拜,想转佛珠,打开手机就有一个模拟的佛珠给你转。

  “互联网+”在2015年特别火,全国上下都在鼓吹这个概念。李铁拍着大腿说:“TMD,不管行不行,就你这种精神,我们一定能成事。”

  卢丰立马做了一个demo。卢丰把这个想法告诉他的两位朋友,那两位朋友带着他从广州驱车到30公里外的广东佛山宝林寺拜访高僧,想听听高僧对“互联网+佛教”这个项目的意见。

  面对着高僧,卢丰把他的想法都说出来了,所有人就等着高僧发表高见。高僧间隔了一会儿,很婉转地说道:“我们出家人不懂你们的新科技,只觉得佛教是传统,互联网是新潮,两者好像有天然的冲突。”

  他们在广州市偏南边的番禺区租了栋别墅用来办公。某天下午,在别墅外,李铁要开车回家,车已经启动,方向盘已经打死。卢丰突然喊住李铁,李铁打开车窗。

  “我们做商品排行榜吧!”这是卢丰忽然间想到的一个点子,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想出这么一招来。

  在晚上的细聊时间里,李铁和卢丰决定做消费品排行榜,用排行榜的形式呈现居民日用消费生活,载体是一个App。

  这个App相当于一个数据库,里面容纳了各种消费品的排名和内容解释,类似于百度百科。用户在购买商品前,可以在App里查阅相关排名,以作出最有利于消费者的决策。

  做这件事不求快,只求稳。他们选择用媒体人最擅长的方法去做。“有点类似于做深度新闻报道,采用了传统的新闻调查方法,确定选题、搜索信息、采访相关专家、数据分析、撰稿写作……到最后的文章呈现。”李铁说,这个方法看起来很笨,但是很有用,他们作者写出来的文章,能够保证内容质量的合格度。

  不过,“这个方法基本上就断绝了我们做爆款的心态。”李铁希望这些内容更像是一个工具,在用户身上发挥高效实用的指引作用。

  他们聊完后,开始把这个想法引入合伙人的讨论范畴。一共有5个合伙人,最后的投票结果是3.5票反对,1.5票支持。支持票来自卢丰,0.5票来自李铁。彼时,李铁对商品排行榜项目依旧半信半疑。

  “我记得我说,创业的聪明人太多,我们不再去碰那些炸裂的项目了,我们踏踏实实做一些别人看不起,不想做的脏活累活苦活。也许还有机会。”卢丰后来回忆。

  在决定做商品排行榜之前,2014年3月开始,卢丰和李铁先后做的基于LBS的老乡社交产品闰土App和主打智慧开锁的云门App都失败了,前者存活半年不到,后者存活半年多。

  但是,这两个项目分别站在了社交风口和o2o风口上,“特别好融资”。现在,卢丰把处于风口的“明星项目”称为“炸裂型”项目,特点之一是赚钱快,比如周黑鸭、喜茶。

  在卢丰和李铁的游说下,大部分联合创始人被他们搞定,唯一没有搞定的是原技术联合创始人,他最后出走了。李铁说,“他觉得这个事情很荒谬,没有前途”。

  当他们把这个方向告诉一起做云门项目的员工时,很多原来一起打天下的员工也离职了,理由也是认为这件事很荒谬,没有前途。最后没剩下几个人,卢丰和李铁只好再去招聘新人。

  有一天,卢丰在一个招聘网站上发现了一个叫邱思怡的女孩,她之前在电视台工作过,由于电视台没能解决编制,她就出来了,想在互联网公司谋得一条活路。

  卢丰主动联系了邱思怡,让邱思怡到他的公司来试试内容岗位,邱思怡答应了他。而邱思怡,也成为了他们公司更新迭代后的第一个员工。

  可是,在卢丰和李铁的心里,商品排行榜在他们那里还只是一个概念,没有明晰且可直接复制的路径往下走。要验证他们的想法,需要一大笔钱支撑他们走下去。“我们不是线性打法,一边成长一边赚钱;我们是先占领一块市场,做好产品,拿下用户后,才考虑赚钱。”李铁说。

  作为公司的创始人,李铁开始四处接触投资机构,“他们都觉得我们没戏”。国内一家专注于新媒体投资的基金高层曾对李铁说,“如果你们改变方向,做垂直领域的新媒体,我们立马给你们投钱”。

  李铁拒绝了他的建议,先后又接触了20多家投资机构,他们都觉得这个事很荒谬。他们认为,用新闻媒体人的逻辑去搜罗内容,做数据分析,打造商品排行榜,没有商业模式,没有前途。

  这时,包括李铁在内的几个合伙人对这个项目都没有信心了,就只有卢丰还在死扛着,他和团队做了一个简单的demo出来后,给大家展示,邱思怡对他说:“好酷哦。”

  这让他有些惊讶。“当所有人都保持悲观态度的时候,怎么她就这么嗨呢?”卢丰说,管不了那么多了,继续做下去吧。

  不久后,他们又与国内一家办公地点在北京的头部新媒体公司的创始人刘靖在广州见了面。刘靖和他们聊得很愉快,对他们的想法表示认可,刘靖初步决定投资他们。不过,最后的决定要等刘靖回北京征询公司其他人的意见,才能给出最终的答案。

  刘靖的公司人数不多,十人以内。他回到北京召集公司员工商讨投资李铁的商品排行项目。“据说,他的员工全部反对这个‘荒谬’的项目,也就不了了之了。”卢丰说。

  2016年春天,这个消息从北京传到广州,李铁没有很失落,反而是表现出了他的乐观和执着。他请来了前《消费者报道》出品人(执行)王晓林给他们讲课。

  那堂课上,王晓林给李铁团队介绍了美国和中国商品排行榜市场情况,李铁团队从中了解了做法比较成熟的排行榜机构,比如ICRT、goodguide、CR的一些做法。“我们项目的视野开阔了,整个基调上了一个档次。”卢丰说。

  最后,他们在一个会议上给自己的排行榜确定了一个叫“盖得”的名字,“我们盖得排行的名字就来自guide”。“guide”有指向、指导、引路的含义,读法也有汉语谐音“盖得”的音色。此前,盖得叫商评榜,也叫choice。

  李铁说,目前盖得团队已陆续推出871个商品排行榜,覆盖5392个全球顶级品牌。2017年下半年以来,他一直力推城市消费指南榜单。

  “去年,我们已经陆续推出了13个城市的消费指南榜单,给人们提供本地美食、酒店、医疗、教育等各种生活服务的消费参考。”他说,这个功能适合出差、旅游人士使用。

  每一个城市,李铁团队只选他们认为最好的前十家机构或商店进行推荐,类目清晰直接,“排行榜会告诉他这个品类里的那个品牌最好,性价比最高、特色是什么”。

  2016年5月,盖得排行榜正式成立,同时拿到了北京博雅天下传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千万级天使投资,博雅天下占据了大额股份,盖得排行一度被称为是“内部创业”公司。

  而博雅天下传媒是国内老牌传媒公司,旗下运营着《博客天下》《财经天下周刊》《人物》三本杂志,在国内杂志出版界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近年来通过内部创业和对外投资的方式,已经涉足移动互联网、影视文化等多个领域。

  2016年9月9日,盖得排行进行线上内测,作为盖得团队的总经理,卢丰很紧张,因为他不知道市场对这款产品的反应如何。“就像考研查成绩一样。不是高考,高考那时候不懂紧张。”后来他回忆。

  到了9月10日晚上,李铁和卢丰另外一个合伙人孙乐涛跟卢丰说,“盖得的次日留存是40%,比闰土、云门都高”。他们以Facebook的数据作为参考,最后得出一个模糊的结果:次日留存率达到40%以上,7日留存率达到20%,这个App有成为超级App的潜质。

  孙乐涛以前是一个大学老师,做事非常谨慎,2015年开始,他与李铁、卢丰一起共事,从盖得排行最开始的反对票,到说出一个令他满意的数据,很不容易。卢丰说,孙乐涛第一次表达出了他对这件事的信心。

  2017年5月,正当李铁团队准备要野蛮发力时,博雅天下要进行内部改革,博雅天下方面决定,不再参与盖得排行的大额股权投资,只参与小额投资,李铁需要花钱从博雅天下手里赎回那部分股权,独立发展。

  一通救命电线月的一天早上,李铁拉上卢丰,从广州驱车到深圳,去见了他们的Pre-A轮投资人廖梓君。卢丰对那趟行程的结果很有信心,毕竟那时他们手里已经有7万多的用户了。拥有二十多年投资经验的廖梓君看了他们的项目后,立马决定投,她认为盖得排行切中了移动互联网下半场的一个刚需:给选择困难症较强的人们提供一个类似于指南针的消费排行榜,解决“什么值得买”的决定性问题。

  2017年的一天,李铁在微博上忽然收到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的私信,罗永浩说,他在锤子应用商店上看到盖得排行,觉得很好,想和李铁聊聊。

  李铁正好在北京,就去坐落在北京望京的锤子科技大楼见了罗永浩,详细聊了盖得排行。李铁和罗永浩拥有共同好友,但是此前从未见过对方,只知道有对方这个人。罗永浩很果断,聊完后就决定投资他们,以早期投资人的身份参与进来。

2 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