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购彩娱乐平台 > 排行 >

盖得排行创始人李铁:我对当下媒体人的状况感应很悲哀,盖得排行

| 发布者:admin

  在传媒业大转型大震荡的时代,机遇与挑战并存,英雄与失意者并出。这是最痛的时代,也是最快的时代,在变幻莫测的进化场景中,那些锐意改革、救亡图存、舍我其谁的传媒操盘手本身就是潮流的方向,其智慧和担当,应为行业最大赋能,应为同仁鼓呼。媒通社将以史家之笔、赤子之心、专业之力,记录这个行业60位先锋操盘手的思想与行动,并将集成《舍我其谁:中国传媒顶级操盘手访谈录》出版发行。您想了解哪位媒体人的最新思想和战略?您想获得哪方面的一手资料?只要您在后台留言与提示,媒通社将全力以赴找到您想要连接的操盘手。没错,下一个访谈对象,由您来定!

  采访 邱晓君来源 媒通研究院新媒体迅速崛起,有人蜂拥而上,有人蓄能潜伏,有人则在“冷眼旁观”。准确地说,李铁应该属于后者。

  李铁是名副其实的学霸“狂”人,求学期间,他先后获得了中国哲学硕士、西方分析哲学硕士,西方政治哲学博士肄业。毕业后,他先后担任了《时代周报》主笔、《南方周末》首席评论员、《财经天下周刊》副主编。广博的知识积累与丰厚的哲学智识,促使他不停地思考着社会的喧哗与骚动;沉稳的做事风格与敏锐的媒体触感,让他不由地生发出对时代的忧思与忌惮。

  2015年,李铁下海创业。从老乡社交产品的闰土App,到主打智慧开锁的云门App,再到聚焦于商品排行的盖得排行APP。创业之路一波三折,但对产品、对内容的极致追求,却一点儿没变。

  目前,盖得排行在2年内,总融资额已在亿元左右,估值已达3亿。盖得排行的阶段性成功,或许正在证明李铁的“偏执劲儿”正是这个时代所需要的。

  媒通社:盖得排行的测评范围覆盖了居民日用消费品,以及国内13个城市的本地美食、酒店、医疗等各种生活服务,对于这种全品类的排行,团队是如何保证排行的专业度的?这些行业的排行体系又是基于怎样的标准来建立的?建立过程中,最困难的地方在哪里?

  李铁:专业度是靠时间和金钱来保障的!哈哈,玩笑啊。当然时间和金钱是必须的,盖得排行现在有100多人的团队,经过了两年多的积累,专业度也逐渐成型了,这是一个不断积累的过程。另外,盖得排行的专业度,也建立在各个行业内的专业数据资料之上。我们购买和积累了大量行业内、测评机构的数据资料,加以整理核实,还有我们自己对行业内人士的访谈、调查、以及我们自己的测评,综合起来,我们逐渐变得专业。

  各行各业不一样,所以没有一个简单的标准,所以排行体系是一个很复杂的体系,我们也是花了很多的时间积累,才有了一个初步成型的评价体系,而且这个体系还在不断完善中。

  我觉得最困难的地方就是耐心,这绝不是一个速成的事,我们做了两年,才有一个粗糙的雏形。这个项目的特点就是初期积累所需的时间很长,所以耐心是最难的。不仅仅需要团队有耐心,而且需要投资人有耐心,可能前面三年都是积累,都无法爆发。所以对于投资人的眼光要求是很高的,投资人需要看到一些永恒的东西,一点都不能浮躁。对于团队的融资能力也是一个考验,需要说服投资人,融到足够的钱,去做前期无声的积累。

  媒通社:盖得排行现在的日活跃用户数量是多少?创业初期,团队是如何推广盖得排行APP的?后期又是如何维持用户粘性的?

  李铁:如果我们是写书的话,日活的数据我就不透露了,因为一直在变。只能说,目前盖得排行的数据还是非常不错的。

  盖得排行如何做推广,可能这一点,我有和很多互联网创业者完全不同的心得。我的体会是,我们的很多互联网创业者,还是太浮躁了,花了太多的心思在推广上,都在追求爆品。盖得排行只做了很少的微博推广,但是增长数据非常好,主要都是靠口碑自然增长。我的一个体会是,互联网发展到了今天,已经有很少窗口期的机会了,所以我们不能太浮躁。做好产品,真正解决用户的刚需,是最好的推广。真正好用的APP,是很有持续传播性的,推广起来也容易得多。做好产品,就容易推广,也容易留得住。

  回首中国移动互联网十几年的历史,太多火起来,有掉下去的项目,大家做了太多表面的,不实在的项目,能火一时,但没有持续性。我们盖得排行,想做一点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事,一些硬的,甚至永恒的事。我喜欢贝索斯的话:大家喜欢关注那些变化的东西,我更愿意关注那些不变的。

  媒通社:目前,盖得排行的盈利是否如外界所报道主要依靠导购(商品的购买渠道链接)来实现,在未来还会拓展哪些商业模式?

  李铁:我们盖得排行做的事情很简单实在,就是挑选。完全站在用户的角度,帮用户挑选最好的品牌、型号、以及最靠谱最便宜的购买渠道。完全公正,完全站在用户的角度。当你公正先行的时候,结果不是不赚钱,恰恰相反,你才能赚到更多的钱。比如,我们的导购转化率非常高,比那些种草、忽悠的导购,更容易赚钱。

  另外,我们做好所有消费类的指导工作,做到“消费评价第一平台”,完全不愁商业模式,我们会产生很多的商业机会。当你不把赚钱放在第一位的时候,可能是最赚钱的。况且,盖得排行离钱太近了,都是关于花钱的内容。

  媒通社:除了盖得排行,国内还有不少机构也在涉足排行领域,有部分声音认为排行就是“谁给钱多就排谁”,请问这种现象存在吗?如果存在,在您看来该如何解决?

  李铁: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排行榜都是收钱排的,这是过去一些年的经验总结,也是事实。盖得排行现在要做不收钱的排行榜,是需要颠覆过去的用户经验的,这很有难度。但同时,也是一个大机遇,大家都收钱,突然来一个公正不收钱的,可能也是个爆发的机会。

  媒通社:您曾说过要把盖得排行打造成为“第一消费评价平台”,可以详细说说盖得排行的未来蓝图吗?您觉得现在距离这个目标还有多远?

  李铁:可以说,现在我们已经是事实上的“消费评价第一平台”,因为我们已经将对手抛离很远了。目前我们最大的对手是自己,因为我们的内容还很粗糙,还远远没到出去大喊我们是“消费评价第一平台”的时候。未来,我们的目标是,让这个“消费评价第一平台”APP,成为每个人手机里的必备工具,成为互联网基础设施。

  媒通社:盖得排行从2016年5月正式立项启动到现在,仅仅2年时间,总融资额已在亿元左右,估值已达3亿,在您看来,自己算是创业成功了吗?这2年间,盖得排行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李铁:在盖得排行还处在内容积累期,还没有发力推广的时候,已经突破了3亿的估值,我觉得是超出预期的。但说创业成功,还为时尚早,行百里者半九十,何况我们才走了十里。我觉得走得稳比走得快更重要,筛选信息,是一个有着永恒意义的事,我们不用太着急。

  这两年,盖得排行遇到的最大问题是,融资太快了,我的股份稀释得太快。但是没办法,屌丝创业就是如此。我明明知道一年能翻6倍,但是我还是需要融资。

  媒通社:您在《南方周末》和《财经天下周刊》一直从事着严肃内容的创作,这段宝贵的传统媒体工作经历给您的创业生涯带来了哪些帮助?

  为什么这么说呢。作为前南方周末的首席评论员,我对当下新媒体的状况,是很厌恶的,对媒体人的处境,我感到很悲哀。忍看朋辈成粗鄙,文化人被逼去追求10万加,思想家被逼成段子手,与摩的司机做的新媒体去抢脑残和大妈市场。

  在这个流量论英雄的新媒体时代,粗鄙的人成为广场领袖,山寨知识分子大行其道,严肃内容几乎无法生存。这种情况,近年来完全没有改变,甚至每况愈下。微信比微博更低智、快手抖音,比微信更低智。在一切按流量算的时代,得低俗者得天下。而今天能在盖得排行重新找到做严肃内容的机会,我也很幸运。

  媒通社: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的前辈,您对于跃跃欲试要投身于内容创业的年轻人,有什么可以分享的经验?您觉得创业需要具备哪些素质?

  李铁:如果你是一个知识分子,请不要投身内容创业,一个每个人都可以做自媒体的时代,并不一定是文化繁荣的时代,更可能是一个“屌丝”大爆炸的时代。当然,如果你有能力让“屌丝”都来你这里爆炸,你适合做内容创业。除此之外,截至目前,除了盖得排行,我没有发现其它可以做大的内容创业模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2 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