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购彩娱乐平台 > 排行 >

盖得排行李铁学历盖得排行李铁:我不会搞竞价排名来砸自身的商标

| 发布者:admin

  1000万,当盖得排行App在2017年“双11”当天的销售总数出现在后台时,就连盖得排行创始人李铁和联合创始人卢丰自己都感到惊讶。

  原因在于盖得排行这款App此前除了用户口碑之外并无推广,就连商品购买链接也才仅仅开放了一小部分。

  回到李铁和卢丰决定创办盖得排行的2015年年底,他们俩带领着团队先后创办了基于同乡关系的社交应用“闰土”和包括软硬件的手机开门系统“云门”。但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这个创业团队:由几位前媒体人组成的核心创始团队具有强烈的“媒体气质”,但无论是社交应用还是手机开门系统,都更依赖于团队的线上推广或线下拓展能力,能不能找到一条更适合团队基因的创业方向?

  其时正好内容创业风起云涌,李铁作为拥有几十万粉丝的微博大V、前《南方周末》首席评论员,总有人打听,他有没有考虑过将自己的公众影响力变现?

  李铁对此的判断是,内容创业虽然在风口上,但规模很难扩张,更适合小作坊式的创业。说到底,独特的内容离不开独特的作者,同样的主题和内容,换一个人来写就是完全不同的文章,这决定了高品质的内容很难实现规模生产。就连处在风口最中心的微信公号,也一直也没找到做大的路径。带着已经几十个人的创业团队,他需要找到一种生产方式更加可复制的路径。

  让内容变得标准化和工具化,可能会是一个答案。李铁和卢丰设想了一种情境:当用户走进一家商店,他想迅速从琳琅满目的超市货架中判断哪种产品最值得信赖和购买,除了价格和外包装,他还能依赖什么来判断?

  “盖得排行”的产品思路于是形成了雏形:如果这名用户打开手机在输入这种产品的品类名称之后,就能看到一个简明扼要的品牌排行榜,排行榜告诉他这个品类中最好的品牌是什么、性价比最高的品牌是什么以及每个品牌的特色,那么他做购买决策一定会顺畅得多。

  实际上,品牌本身就是为产品品质背书而诞生的。但是随着商品的泛滥,现代社会的产品和品牌谱系逐渐变得越来越庞大和繁复,就算是一个拖把也能再细分成十几种品类,一块抹布也能找到几十个品牌。所以我们才会听到越来越多人自称有“选择恐惧症”。

  盖得的早期投资人、君盛资本的创始人廖梓君认为,盖得切中了互联网下半场的一个刚需:“互联网的海量信息特征加剧了选择恐惧症。如果你打算通过通用搜索引擎来解决‘什么品牌更值得买’这个问题,很可能花上一天时间你都得不到一个满意的答案。一方面,真实的用户推荐和商业赞助的广告软文让人们真假难辨,另一方面,各种品牌的自说自话在互相对冲抵消之后,还是让人感到无所适从。”

  做一个有客观依据的品牌排行榜——盖得排行由此也确定了自己的基本调性:简洁,理性,用数字说话。李铁说,如果要找一个人的形象来代言,那么盖得排行的拟人形象一定是一个较真的理工男,也许还是个处女座。

  于是,就在共享单车、人工智能等概念一个接一个火起来的2016年,李铁和卢丰带着盖得的编辑团队闷着头一做就是一年。他们先把商超里常见的日用商品梳理了一遍,通过搜集数据库和机构测评报告,结合专家访谈,来撰写一份相对客观、公正的商品品牌排行。

  在经过不断试错和迭代之后,团队做得也越来越得心应手。因为给商品排行本质上跟媒体人的工作属性非常类似:媒体人的本职就是搜集、整理和提纯信息,只不过调查的领域从新闻事件变成了商品消费。曾经在香港浸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李铁还有一个心得:国内媒体对于专业数据库和学术性文献的价值太忽视了,这里面埋藏着不少信息金矿。

  随后,首批包含上百种商品品类的排行榜榜单诞生了。榜单中既有纸尿片、牙膏和洗衣粉这些高频日用品,也有水牙线、越野自行车头盔这些比较冷门的商品。李铁的想法是,先把榜单的数量门槛建立起来,别人就算想抄袭模式都不那么容易。

  2016年年底,盖得排行App上线。这个几乎没有进行任何推广的App,很快就获得了一批忠实用户,他们给排行榜挑错别字,点赞吐槽,还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盖饭”。

  为了吸引更多盖饭沉淀,盖得在每一份榜单下面都提供了一个“加入微信群”和“欢迎专业人士探讨交流”的链接,他们能够直接将自己的异议和吐槽直接告诉盖得,共同改进排行榜质量。

  排行榜的工具价值也从数据中得到了印证。从新媒体的角度来看,盖得不少产品排行榜都获得了远超过“10万加”的阅读量,而用户活跃度和留存率这些关键指标也大大超出此前团队相对乐观的预期。看着节节上升的后台数据,李铁在朋友圈里放言:“这次要成。”

  不过,工具化内容还只是打造商业价值闭环的第一步。在拥有相对稳定的用户群之后,盖得排行也面临如何变现的问题。李铁坚决否定了定制广告、产品软文和类似于竞价排名的盈利方式。

  “盖得排行的商业价值必须建立在消费者的认可之上。如果这一价值基础受到了侵蚀,那么任何变现方式都无异于杀鸡取卵。”李铁说。

  正好此时以“什么值得买”为代表的商品评测导购模式,开始受到更多关注。在信息过于泛滥之后,“信息的信息”越来越有价值。而比起那些不成体系的商品评测和导购,排行榜这种形式更加清晰直接,工具化的索引方式也更加方便用户使用。

  不久后,盖得开始逐步为排行榜推荐产品附上购买链接,让用户看完排行榜就能一键进入购买,盖得排行则根据成交来收取商家佣金。

  就像百度成为搜索的代名词,目前已经拥有上千份商品排行榜的盖得也成为了排行的代名词,百度和腾讯先后与盖得达成合作,用户在这两家公司的旗下产品中搜索商品时,盖得的内容会被排在前列。定位于精品电商的网易严选,也选择了盖得作为第一家合作的导流商。这些都意味着盖得对于用户的吸引力,已经被巨头所承认。

  在入榜产品覆盖了500多个品类、能够满足日常80%的消费品搜索需求之后,盖得又推出了城市吃喝玩乐排行榜。例如广州最美味的潮汕牛肉火锅和鸡尾酒吧,最权威的眼科和口腔医院,甚至是最让人放心的公立幼儿园和中小学都有了排行榜。接下来,盖得还要把这套包罗万象的城市排行榜复制到国内的一二线城市。

  城市排行榜不但扩充了盖得排行的种类,同时也显著提高了盖得的日活,用户在盖得上购买的商品也随之迅速上升,“双11”日销过千万便由此诞生。

2 我喜欢